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生活话题

旅欧华人:“微歧视”中的身份定位

王巧丽:在荷兰,反歧视是政治正确,并受法律保障,但“微歧视”依然会在心里投下阴影,并由小伤口积累成大伤口。

全球化浪潮中的沙

疫情是一台X光机,不仅照出了国家观念、能力的方方面面,也照出了每个人的生存处境。疫情中,我们身边的华人有的舍弃已经上手的工作,拖家带口辗转回到国内;也有人慧剑斩情丝,买了比平时昂贵数倍的机票,在航线没有切断之前离开了欧洲。

更多的华人留了下来,带着疑问。

“我们是这一波的全球化浪潮中冲到海外的沙子,上岸后,任凭全球化的浪潮怎么冲,也还是异乡来的沙子,退潮了之后,不希望搁浅异乡,特别是还有下一代。”我的朋友淼淼从伦敦发来短信。

她的父母之前从国内到伦敦探亲,因为疫情滞留在英国。三代在异乡同堂数月,让她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身份与责任。

等欧洲疫情和全球疫情退潮后,海外华人的处境也许会发生变化。孩子们重新开学后,遇到有人出于恶意或无知歧视,该怎么处理?我们这些海外的华人,怎么和孩子建立世界观、建立对华人身份和所在国家、社会的融合?

我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

一月中旬,我从北京回到荷兰,刚好与疫情在国内爆发擦肩而过。国内朋友发来短信,说幸亏我早回荷兰了几天,不然就没有飞机了,只能一起禁足。

“从现在开始,呆在家别动了,管好孩子,荷兰人不戴口罩你戴。”母亲在视频电话中一再交待。她文化水平不高,但经常有直觉性的先见之明。我对她说,如果知道疫情会爆发,我是不会离开国内的。我们已经分开了这么多年,艰难时刻宁愿在一起。

2月末,国内疫情得到控制,荷兰出现了第一例患者。朋友们和家人又让我考虑带孩子回国。他们对欧洲抗疫政策不放心,更担心我们在海外受到牵连、伤害。

他们的担心并不完全多余。因为新冠病毒的影响,全世界范围内接连爆发对华人与亚裔的歧视事件。疫情无可避免被政治化,加上社交媒体普遍存在的对立情绪,歧视者变得比平时更加肆无忌惮。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荷兰商业广播电台Radio 10播放的这首歌:

“Corona本是个好喝的啤酒, 现在却让我好紧张。疑似感染就要被隔离,没得治就得安乐死。 不能吃炒饭,以后也不行。只要你不吃中餐,就不用害怕。因为预防胜过中国人。”

在删除之前,这首歌在社交媒体上得到了荷兰键盘侠的高赞。

当晚,中国驻荷兰大使徐宏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荷兰首相吕特2月6日新闻发布会的一段视频。吕特谴责因病毒而造成的对中国人或亚洲人的歧视行为丑陋而错误,不利于社会团结。徐宏表示:Totally Agreed,完全同意。

今年前四个月,阿姆斯特丹反歧视中心已经收到了400多件针对中国人与亚裔相关的报告,超过其他年份全年总和多倍。单荷兰电台播放辱华歌曲一桩,反歧视中心就收到3000多次投诉。

华裔连同当地人一起请愿,签名达数万次,甚至被媒体称为开启了华人在荷“维权元年”。

两周前,因为在这边捐赠医疗物资,荷兰林堡电视台一档节目“巴斯献给你的花”上门赠送了我两束郁金香。主持人巴斯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说希望大家仍然能够相互信任、共情;我很庆幸自己在全球化中受益,能两边行走,但如果中欧关系在误会中恶化、波及民众,许多和我一样的人将无处为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极速十三水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极速十三水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