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元

必须承认欧元是一个战略性错误

毛托尔奇:欧元存在的理由在它诞生之时已不复存在。大部分国家加入欧元区后境况变差。欧洲现在应设法摆脱欧元的陷阱。

现在是寻找出路、摆脱欧元陷阱的时候了。有一种有害的信条认为,欧元当时是西欧一体化过程中“正常的”下一步。但这一欧洲共同货币一点也不正常,因为当时它的几乎所有先决条件都未满足。

欧元问世20年后,维持一种成功的全球货币所需的大多数支柱——一个共同的政府、覆盖至少15%至20%欧元区地区生产总值的预算、一位欧元区财政部长以及与之配套的欧元区财政部——都依然缺位。

我们很少承认创立欧元这一鲁莽决定的真正根源:法国人设的一个圈套。随着德国实现统一,时任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担心德国日益增强的实力,认为说服德国放弃德国马克将足以避免出现一个“德式欧洲”(German Europe)。当时的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作出让步,并将欧元视为统一的德国的最终代价。

他们都错了。我们现在有了一个欧式德国(European Germany),而非德式欧洲,欧元也没能阻止又一股强大德国力量的出现。

但德国人也落入了“好得不真实”的欧元的陷阱。将南欧各经济体纳入欧元区,导致欧元汇率低到足以让德国成为欧盟中最强大的全球出口引擎。这个从天而降的机遇让德国人自满了。他们忽视了升级本国的基础设施,也没有对未来产业进行足够的投资。他们错过了数字革命,误判了中国的崛起,也未能建立覆盖全欧的全球性企业。与此同时,安联(Allianz)、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拜耳(Bayer)等公司发起的进军华尔街和美国的努力,也都无果而终。

多数欧元区国家在加入欧元区后境况都变得更差了。欧洲政策中心(EPC)的分析显示,在欧元诞生后的头20年间,赢家寥寥无几,输家却不少。

1999年之前,欧洲各国的成功并未依靠欧元;1999年之后,欧元区多数成员国都未从欧元中得到好处。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2011至2012年欧元区经济危机期间,多数成员国都遭受重创,积累下巨额的政府债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获得低息贷款常常意味着在未来付出巨大代价。

匈牙利出生的经济学家亚历山大•拉姆法卢西(Alexandre Lamfalussy)告诉我们,需要一种共同货币来加强欧洲大国之间的纽带,帮助欧盟抵御苏联人。他说得没错。这里只有一个问号:创造欧元的最终决定是1992年在马斯特里赫特做出的,而当时苏联已经解体。欧元存在的理由就在它诞生之时已不复存在。

是时候从这个有害无益且不会有结果的美梦中醒来了。一个不错的起点是承认,虽然原因各不相同,但欧元是几乎所有欧元区成员国的陷阱,而非金矿。欧元区内外的欧盟成员国均应承认,欧元是一个战略性错误。欧洲打造一种与美元抗衡的全球货币的目标,是对美国的挑战。过去20年,欧洲人对建立“欧罗巴合众国”的愿景已经引发了美国与欧盟以及欧元区之间的各种明争暗斗。

我们需要想办法摆脱这个陷阱。欧洲人必须放弃创建一个与美国匹敌的大国的冒险幻想。在未来几十年,欧元区成员国应被允许退出欧元区,而留下来的成员国应该创立一种更持久的全球货币。2022年是孕育出欧元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Maastricht Treaty)签订30周年,就用重修该条约来庆祝吧。

本文作者是匈牙利央行(Hungarian National Bank)行长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极速十三水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极速十三水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