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国企混改

格力控股权受让与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治理范式的转变

郑志刚:如何协调两种不同来源和构成的“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将是国资未来实现从管企业到管资本转化和切实推进国企混改的关键环节所在。

4月8日,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格力集团将协议转让其持有的格力电器总股本15%的股票。随着格力电器10月28日晚公告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最终成为格力电器15%股权受让方,一段时期以来引人瞩目的格力电器控股权受让大剧徐徐落下帷幕。

对于高瓴资本入主格力电器,各路媒体存在很多不同的解读。一些媒体从开始便把这次格力集团控股权的受让与国企混改联系在一起。在一些媒体的报道中,甚至出现了“格力电器的此次混改也标志着中国国企混改步入3.0阶段”的说法。按照这些媒体的描述,始于2013年的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已经经历了混改仅在央企子公司层面操作,国有独资企业引入非公、民企、外资,但国资占比仍在50%以上,仍保有绝对控股地位的“1.0阶段”和混改对象提升到上市公司层面,国有股权降到50%以下,国有股东董事会席位也降至半数之下,但仍然是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2.0阶段”。而此次在国有大股东格力集团所持18.22%的股权转让15%后,格力电器的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改变被认为是“国企混改3.0阶段到来”。

事实上,与那些正在通过引入民资背景的战投进行混改的子公司或集团公司层面的国企相比,于1996年在深交所上市成为公众公司的格力电器已经更加彻底全面地完成了以“不同所有制混合”为特征的所谓“混改”;另外,国资背景的控股集团公司通过在二级市场减持部分或全部受让控股的上市公司股份,格力集团同样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最后一家。例如,作为南玻A的国有控股股东的北方工业在对南玻A大幅减持,直至全身而退。中国资本市场近三十年的发展既见证了很多上市公司控股权由民资转为国资(所谓的“国进民退”),也目睹了很多上市公司控股权从国资转为民资(所谓的“国退民进”)(《如何看待新一轮国企并购浪潮?》)。

与一些国有企业希望通过整体上市实现所有制的混合完成混改不同,作为公众公司的格力电器已经建立相对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在《公司法》和《公司章程》框架下规范运作。因此,我们并不能把这次格力电器作为上市公司十分正常的股权结构调整和控制权变更,简单与国企目前积极推进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联系在一起(《格力集团减持格力电器股份究竟意味着什么?》)。

但这次格力电器控股权受让无疑还是会对格力电器的公司治理产生积极的影响,可以使我们从中预期到包括格力电器在内的原有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治理结构的变化趋势。概括而言,随着控股权的受让完成,包括格力电器在内的原有国有控股上市相关公司治理结构将发生以下两个方面的变化。

第一,对国有上市公司董事会制度建设从之前国有控股股东的“大包大揽”到分散股权构架下各方力量的协商和制衡。

控股股东的国有性质使原来作为国有控股上市公司格力电器的关键岗位(董事长、CEO和党委书记)需要由控股集团公司或/上一级组织部门来提名(任命),尽管从2006年起,控股股东格力集团不断降低对格力电器的持股比例,从最初的50.28%绝对控股降至此次控股权受让前的18.22%。在通常分散股权结构中,类似于格力集团所持的18%的股份在格力电器的董事会组织中并不会发挥特别的作用。但由于控股股东国有性质的政治加持,只有18%股份的格力集团在格力电器的董事会组织中却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甚至可以“大包大揽”。而这一“传统”事实上是在格力集团持股50%以上绝对控股时形成的,路径依赖和历史惯性延续至今,但格力集团所持的股份通过股权分置改革后历次减持已从最初的50.28%绝对控股降至此次控股权受让前的18.22%。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极速十三水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